2008年1月9日

逃走

一直沒有時間好好的寫網誌,
好忙好忙,想把作業都做好。
二上的我,似乎沒有真正的做好一件作品。只剩下完成作業這件事,算是給自己一個交代。



很多事情想說,很多思緒要整理,
可惜太多事經過的飛快,我硬是要留在原地,說要好好想想。

我知道我說的很多話很傷人,很讓人退卻,
可是我幹麻要這樣?
我真討厭我那自私又不夠自私,任性又不夠任性的個性。
最後為難的總是自己,選擇該怎麼做的時候我就想往回走,砍掉重來。

想起好多次曾經,那些爭吵中的你,憤怒又無奈的說:
我總是如此。不想勉強自己,不願意為了別人去屈就,討厭輸,除非我想要別的目的。
是啊,你說的對。
現在我們回到原點,也是我的任性,和我自以為的體貼。
其實我只愛我自己是嘛?

我想要的是什麼我也不懂,來來去去好多地方,認識了許多人,了解了許多事,每個地方我都只停留一下下。有時候是我想走,有時候是不能留下。
那我又何必強求呢?
很消極到沒法去想,如果未來終於積極想要的時候,是不是就沒有了的這回事。
如此揮霍呀,那些在我最需要的時候給我感動。
我真的很欠揍吧。

那麼,
你又何必包容?何必接納?
你不想給,我就不會要。
不需要難過我怎麼都不拿。

我只是在做我認為心安理得的事情,
所以我顧慮,
所以我溫柔,
所以我也不知道我的心其實想往哪走。

現在,
門大概不會開的,不要再敲了。
太刺眼,太溫暖,
我躲在暗無天日的地方,捲曲著身體。
如此軟弱又膽小。自信和勇氣這時候都不見了。
做著的事,傷人也傷自己。
但反正內傷已經很嚴重了,也不怎麼在乎會死的怎樣。
曾幾何時,眼淚已經不再珍貴了?
曾幾何時,我已經不再純真了呢?
現在的我負面想法很多,講話很刺,尖酸刻薄,
搞不好過了幾個小時,又後悔講了這些話。

反正我是壞小孩,
幹麻疼?幹麻愛?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