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3日

潔癖

我好像有潔癖了。

人可能真的會遵照物極必反的原理,仔細想想從前我哪有這麼愛乾淨。
住在女生宿舍時就算地板上到處都是頭髮(長毛女生掉髮量超驚人,特別是一個房間裡面有六個這樣的生物時),都可以假裝看不到,哪天有空的時候衛生紙捏一捏自己的地盤就算了事。
但自從搬出來跟系上的同學住在一起後,便越來越不能忍受髒亂。

今天明明就累的半死。
擦地板才擦到一半,已經覺得頭昏眼花反應遲鈍(大概是最近貧血很嚴重加上壓力和睡眠不足),每一秒鐘我都覺得下一秒要是再不休息我應該就會昏倒。
可是想到昏倒在髒亂的房間裡面實在很噁心,特別是地板上充滿了人類的毛、貓毛和不知名的灰塵,硬是撐著到整理完畢。連廁所都刷乾淨了。
累的半死,附帶從來沒有這麼蒼白過的臉,很餓,可是吃不下。
代價是乾淨整齊的房間。
腳底那乾淨的觸感,不是爽一個字可以形容的。

某次圖文課看了『西班牙公寓』,我對裏頭那位愛乾淨老是得自己打掃家裡到很火光的溫蒂特別有感觸。
合租一層的好處是便宜有廚房大家可以互相照應。
但運氣不好,就是惡夢的開始。

ex1:
某個星期,門口的垃圾堆已經三四包,必須很有技巧才能把它們都堆疊在一起,才能有個進出口。兩三個星期了,大家可以忍耐到終於所有人都到齊,還得有人記得提醒8點15分垃圾車會來而且今天不是星期三或星期天,門口才能暫時乾淨一下下。暫時,very very short time。
以前,一個星期多我都還可以忍受;現在,滿滿一包擱在那三天就受不了。
什麼感覺呢?
除了噁心還是噁心,根本沒辦法好好休息做作業。
與其等大家,乾脆自己提去倒比較快。

ex2:
水槽裡的廚餘已經變成小飛蚊的快樂遊樂園,大家依然可以若無其事(因為『不是我弄的』這個爛理由) 在那邊煮飯洗碗(有時候放了一個星期還沒洗…)。
還好剛開始就花錢買了電器櫃,自己的碗筷、醬料放在自己的地盤,連菜瓜布都用自己的。
但是要吃飯就要煮飯,廚房只有一個,不管怎麼樣該看到的還是會看到。
而且就算把自己的廚餘集中起來自己自動自發的拿去倒,水槽裡依然有『公用』的廚餘。
什麼感覺呢?
只能說每次煮飯都超想拿平底鍋打人。
最後,我放棄抗爭。乾脆順帶清掉那些混合著不知道是肉還是飯的碎屑,努力說服自己是在練習忍辱。(媽的=__=+)
心裡默唸:手髒髒等下洗手就好了手髒髒等下洗手就好了手髒髒等下洗手就好了…

但是,家裡還是越來越髒,大概兩個月才會乾淨一次吧。如同前面所說,very very short time.而且中間的間隔越來越長。
每天回家都是一次驚恐,對於髒亂也越來越沒辦法忍受,一點點水垢看在眼裡都覺得眼睛不舒服。
此時才覺得,每個人對乾淨的定義真的不一樣。
感謝媽媽從小就讓我住在乾淨的地方,完全沒有想像過外面的世界多麼奇妙。住在外面才發現,想要有個乾淨的地方可以休息,還真有夠難。
『潔癖』就這樣悄悄的變成好朋友了。
(這算是一種強迫症吧?)

不知不覺對於房間的毛髮開始敏感起來。
空氣中漂浮的貓毛、地板上的體毛頭髮,噢噢噢我的天呀衛生紙抹布黏毛滾輪馬上就操起來了。
(吉爾太可愛沒辦法抵抗他在門口呼喊的叫聲,最後還是會開門讓他進來大搖大擺的選擇今天他想要窩在哪個角落。一個長毛女人+貓=永無止盡的毛髮房間。OIZ)

甚至出門都變成一件有點麻煩的事情了。
因為沒辦法好好踏進公廁,沒辦法真的太噁心了嘛!
我寧願不要喝水,因為上廁所很麻煩。
在此特別感謝我堅強的膀胱,總是這麼挺我,說忍就忍,到了乾淨的地方才會釋放出想解放的感覺。(施彥豪超緊張我怎麼可以每次出門都不上廁所或是上廁所速度比他快,可是只有這個時候我不想要代謝正常耶。)
因為,要強迫自己上很髒的廁所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呀。除非附近有捷運站或百貨公司,或是有乾淨的廁所。
這一看就知道,有生之年我最好不要異想天開的想去大陸那些風景壯麗民俗風情純樸的地方觀光,回國大概會得腎結石吧。
考慮到出門在外吃喝拉撒都得在外地解決,最困擾的就是衛浴問題,必須使用很髒的廁所時會讓我全身起雞皮疙瘩,一路從腳底竄到頭頂。
幹我寧願不˙洗˙澡!

不得不提當初第一次到實踐大學面試時,一踏進廁所簡直感動的要流淚了!
這這這、這就是個可以讓人好好上廁所的地方呀!
有衛生紙!沒有異味!沒有濕濕的地板!(很聰明的不選擇白色磁磚,除非學校有錢可以請人一天打掃四次)空氣流通!一百分打下去了啦!
這倒讓我回想起來,廁所問題好像從高中時期就開始了。
那時還會每天計算哪節課的哪裡廁所最乾淨,加上考慮到路途遠近、腳程和下節課考試科目,最後決定哪時可以喝水哪時能不喝就不喝。

唉,為了自在的如廁,還真是機關算盡……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坚持写下去,很不错。

怪怪的人 提到...

這~~~~~~~~

哈哈

【洛水濱】 提到...

小藍最近好嗎?
我是建凱
暑假改天能出來玩嗎XD"
關在軍校裡快悶死了
順便給你看我們的制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