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0日

3月生活小雜記


三月是個不平靜的月,雖然沒什麼特別的事。唯一一件大事,就是我離職了!(也可以說被火掉了啦) 每個朋友聽完離職原因後都露出微微傻眼的表情,大概打從心裡覺得我真是個火爆的傢伙吧。
雖然沒有人說我這樣不好,也有可能是我意識過剩,但從他們的眼裡,總覺得大家都認為因為跟老闆吵架而丟掉工作蠻糟糕的。
我是真的打從心裡覺得恢復自由身很棒,也很希望可以多接觸到各種不同的工作,不過多少也會受影響。剛離職那兩天,心情其實蠻低落的,一直被『一點也不想再去上班,但是又覺得這樣子結束好笨』的糾結情緒困擾著。還好施先生很體諒我,也沒給我壓力,最開心我離職的人大概就是他了吧。
既然順利離職了,接下來一定要好好充實自己!!話雖這麼說,結果離職後我都沒寫網誌,真的很糟糕!XD

3/6 

拖了很久,大概快半年吧,終於去拜訪幫我們定蜜月機票的旅行社阿姨。真的很不好意思,要不是大家都認識(阿姨還有來我們的婚禮呢),我們大概也沒臉去了。
在開往內壢的路上,我們兩人本來有一搭沒一搭的在聊天,突然,施先生用力轉了下方向盤,我還以為有車衝出來呢,嚇了一跳。施先生說他在馬路上看到一個白白的東西,原本以為是塑膠袋之類的,結果輪子快接近的時後才發現是一隻很像是老鼠的生物,還好及時轉換方向,才沒有輾死牠。
根據施先生的說法,那個生物是回安全島上的,我們覺得應該是有人騎摩托車時不小心讓兔子從籠子裡掉出來了。雖然不是很確定,但總覺得放心不下,所以又繞回那附近找,還在安全島上走來走去,經過的車子應該覺得我們兩個人很奇怪吧。
我們在那附近找了15分鐘左右,可是卻找不到。難道一切都是幻覺嗎?冏

3/7 

公司為了應植樹節的景,舉辦了植栽活動。請了網路上有名的部落客來上課,照片裡就是我種的咖啡豆。
負責講課的老師說,兩個星期就會發芽。但直到現在,已過了一個月了,為什麼還是沒有發芽呢……?

3/15
離職前一天,被同事指派到新竹山上、一個原住民部落支援拍攝影片,這是我第一次用單眼相機錄影,一開始雖然心裡有點抗拒,因為我的工作其實是剪接影片啊!是不是上班都是這樣呢?要做的事情總是比預期中的還要多很多。不過轉念一想,也不失為提升自我能力的機會,摸摸鼻子、嘆口氣,還是去了。
在上山之前會先經過內灣老街,在這裡買了不是很好吃的炸香菇,看了隨手拍下的自拍照,深深地覺得上班很耗損精神,我的臉色蠟黃,髮絲粗糙缺乏光澤,嘴角和額頭還長了許多小粉刺。
想到這裡,就覺得那個跟本不會出現在辦公室的老闆滿嘴廢話,這天的早上他還寄給我一封非常不客氣的信,讓我在大學期間對他身為師長的尊敬,瞬間消失。也許身為老闆,心理都會認為自己是提供工作機會的必要人物,完全忘記其實上司和下屬是一種互惠的形式。
記得高中導師有說過一句話:人呀,總是換了一個位置,就換了一個腦袋。從古至今,幾乎毫無例外。
我希望未來的自己,如果有幸有所成就的話,不要變成這樣子的人。

3/16
和老闆用E-mail大吵一架,然後就離職了。
隔天馬上接到了案子,奇妙的是,是要我做一部影片耶,突然覺得前一天自己親自用單眼錄影的經過真的是上帝安排,因為我原本就對運鏡有基本概念,只是沒有實際操作過。現在知道其實不難,再配合自己原本就會的腳本架構和剪接技術,就又多一項技能了!
現在我只希望這個案子能夠順利進行~~業主總是反反覆覆的,唔啊啊啊!(用力祈求)
不過還好上天給我一個機會離職了,也許不用那種方式,可能會硬是被多留一兩個月也不一定……更別說這中間還會錯過有趣的案子呢。

3/21

和妹妹到台大旁聽戲劇系的課,一開始其實我沒什麼興趣,不過實際聽完後也是受益良多。下課後在盛開的杜鵑花叢前裝青春少女自拍留念,假裝自己還是一朵花。
第一次旁聽讓我覺得很緊張,尤其是學生三三兩兩進來教室等老師的時候。點名的時候也很恐怖,很怕有人舉手發問說『這兩個人是誰』。
一邊聽課一邊懷念起以前讀書的生活,大學生真的很爽,可以上自己想上的課,免費的圖書館,雖然沒什麼錢(有錢人家的小孩可能沒有這個煩惱啦),不過很自由。大學畢業後,想要多看點書真的很難呢,如果住在離市立圖書館很遠的地方就更困難了,更別說(非台北)市立圖書館經費短缺,總是要排很久才借得到。我又一直覺得買書不太環保,如果可以的話我很願意付錢看電子版,但台灣的電子書版權又很少……

呃、怎麼說著說著就開始抱怨起來?

那天回到桃園已經中午了,我往菜市場的方向走,因為天氣很冷,所以我戴著帽子,腦袋裡構思著晚餐的菜色,紅綠燈號誌一換,也沒仔細看,便跟著起步。剎時間,我隱約聽到『啊啊啊』的叫聲接近,然後一台摩托車突然出現在我左邊,回過神後,我已經被撞倒在路邊了。
當下只覺得天旋地轉,但一下子頭腦就清醒了。我掙扎著站起身,確定骨頭沒斷,捏捏很痛的左腳,沒見血,走幾步路,痛感還可以接受,表示只是皮肉傷,應該沒什麼問題。這時我才注意到摩托車車主,是個中年阿伯,看起來有點驚慌,可是他完全沒下車,在離我五公尺遠的地方問我有沒有怎麼樣。看到這種反應,我沒好氣的回說沒事,覺得自己也太倒楣了,懶得跟他追究,就放他走了。
當我一跛一跛的想繼續往前走,才發現我身旁原來有三、四個人嘛,而且其中一個還是男孩子,看起來年紀比我大一點而已,但他只是站在一旁盯著我看,完全沒有要來幫我的意思。真是一肚子鳥氣。
一邊冰敷一邊和家人們報平安,結果施先生第一個反應是『無言』、『有留下對方電話嗎?』,小叔則是『走路要看路啊……』,只有我妹很擔心的問我有沒有怎樣。

吼、男人,你們就不能安慰安慰我嗎?

備註:後來施先生跟我解釋說,他的無言是指那個機車司機,不是我。而且小叔當天晚上也一直叮嚀我隔天才能上藥,我的心有安慰一點。其實我知道家人們都很關心我啦,不過男女的思考模式好像真的不太一樣齁……(思)

3/22
被車撞的隔天,我們晚上到中和去找施先生朋友們聚會。因為施先生的高中麻吉生日快到了,便約了一夥人聚聚。
總覺得漸漸步入社會以後,要和朋友約出來見面也不是這麼容易的事情了。考慮的因素變的很多,像是加班、家庭、出差等等,不過也因為如此,可以順利見到面,反而更覺得難能可貴吧。
這天晚上我們大家做了一份時間膠囊,每個人寫下接下來十年內希望完成的事,十年後,大家再一起打開來看實現了多少。
真的在寫的時候,大家都苦思很久,其實挺難的耶。
因為平常自己所能想到的事情,大多僅止於這一兩年內而已。像是『買一間房子』、『存到多少錢』這類的,只要有心,三、五年內一定可以完成、不需要靠過多的努力和運氣因素就能達到的事情,我都覺得不算數,應該要寫夢想和目標之間等級的心願,才比較有努力的動力吧。
這樣子想的我,會不會很奇怪呢?好像有點太自負。

3/25
我又去八千代報到了!這次也是做雙拼雷射,療程進入第三次。
這個月我的右臉狀況改善好明顯,毛孔也縮小許多。我是個懶人,真的不是很認真在保養的女生,平常連防曬都沒擦,而且我大概快要一年沒敷臉了吧,就連這樣的我,皮膚也慢慢變白了。(真的很慢,不過白了一號有喔!)
網路上都說八千代的能量很弱,不過那只是第一次而已,第二次就有感覺了,比第一次做痛一點,但都還是可以忍受的程度(我前兩次都沒有上麻藥)。這次我也沒上麻藥,心裡覺得應該跟上次差不多,只有多打了能幫助術後恢復的營養點滴而已(櫃台小姐建議的)
結果進行療成時,一開始的C9雷射我就已經覺得不太舒服了,臉上一點一點的,很像小橡皮筋在彈,不過都還在可以忍受的範圍內。到了我最討厭的飛梭時,幹!我忍不住在心理咒罵,為什麼我不敷麻醉藥呢?媽媽的痛到爆啊!!有幾度忍不住小小的尖叫了一下,我覺得自己很像被醫生拿雕刻刀在割……Q__Q
好不容易結束了,飛快的跑到休息區冰敷,只覺得皮膚又麻又刺又燙。冰敷過後臉還是好紅,但不知道是不是營養點滴的效用,我的臉頰馬上就出現小塊結痂了耶。而且兩天後就開始掉屑了,大概一個星期左右皮膚就恢復原狀,沉澱以久的紅紅痘疤色素又更淡了一點囉!
雖然醫生要我410號再去診所報到,可是我不想讓皮膚在短時間內密集的雷射,我還是覺的一個月到兩個月左右雷射一次比較好。(整個很不聽話)

療程快結束時,施先生打來說公公婆婆晚上要在台北吃飯,我只好頂著紅通通的臉頰過去。公公一看見我的臉,嚇了一跳問我怎麼臉頰這麼紅,當下覺得有點尷尬。
唉呦、女生嘛,總是希望自己可以更漂亮啊~~

 
因為公公喜歡年輕女生
(大誤),所以也把我妹抓過去一起賣笑吃飯了。

這次又來到布拉德施囉,每次來這裡吃飯,因為公公出手很大方,所以都會不小心吃太多……上圖的水餃我們就點了兩盤,飲料也點了兩杯,臭豆腐也是,還有沒拍到照片的花草茶…(掩面)


櫃台的可愛妹妹是和我們同年齡朋友,年紀輕輕就已經站上料裡桌,真的很不簡單!杯糕也越來好吃了!(姆指)

3/30
又約出來吃飯了,這次去位在內壢的阿米斯塔嘗鮮,也把在中壢當兵的余政潔一起抓來吃飯。
不過當天晚上其實我心情很差,為了停車方便,所以我跟我妹騎摩托車到內壢,下班時間的中華路真的好恐怖!一堆車衝的飛快,風又很大,心驚膽戰的到了內壢火車站,結果,余小潔居然臨時被軍中的長官留下來加班!然後,找我來吃飯的事主我妹,居然還沒抄店址,啊啊、我最討厭吃飯時遇到這種突發狀況了!而且肚子又很餓,頭髮又被風吹的超亂,妝也花了,我真的很忍耐很忍耐,沒有發脾氣耶!自己都覺得自己好厲害!
咦?有人說我的照片臉很臭?唉呦,這點小事就別計較了

5 則留言:

shuo 提到...

嘖嘖,還在記仇

O.H. 提到...

哀...我明明就是說他騎車騎到撞人很無言...
哀...................

shuo 提到...

哀,我也是叫那個機車騎士要看路

Bluesomeone 提到...

我寫的是當下的心情咩~~唉呦唉呦唉呦~~>///<

自強不息 提到...

唷呵呵呵